• <small id='p5oayzcm'></small><noframes id='0xxzwp26'>

      <tbody id='p78olmti'></tbody>
    论文 分类
    经济视角下中国最低工资政策对低收入群体就业影响研究——基于CGSS数据

    结果发现,随着 2013 年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使得中国低收入群体的就业不但没有按照大多数对于最低工资政策持负面态度的学者所认为的那样导致就业降低,反而随着最低工资标准提高的进行,针对全国而言,低收入群体的就业概率反而有所提高,这部分劳动力的就业情况有所改善,而其他的影响因素例如城乡差异、性别歧视、受教育程度、身体状况、家庭人口众多等负面因素导致了劳动力个体的就业概率下降。 第一章 引言 第一节 选题背景 最低工资政策最早产生于 1894 年的新西兰、澳大利亚,距今已经实行了 100多年,当今世界,基本上所有的发达国家以及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都已实行了最低工资政策,最低工资政策实施的必要性已经在世界上达成共识。而中国最低工资政策施行较晚,于 1993 年发布了《企业最低工资规定》,开始逐步建立最低工资保障制度,并于 2004 年 3 月 1 日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颁布《最低工资规定》起正式于全国施行。但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中国最低工资标准也在逐年地进行调整以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形势。中国城镇登记失业率始终维持在 4%左右,由于该指标不包括使用的农村劳动力、聘用的离退休人员、港澳台及外方人员,因此与实际情况还有偏差,中国低收入群体中存在着大量的进城务工人员,包括许多的农村劳动力,这部分低收入群体的就业才是受到最低工资政策影响最为明显的,随着中国最低工资标准的逐年调整,应当研究低收入群体的就业是否受到最低工资政策的影响。自 2004 年中国最低工资政策全面实施后,各省份不定期地会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并且中国 2013 年进行过全国各地区大规模的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相比于以往年份的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其范围广泛,总共有 24 个省份的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并且由于实证分析采用的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目前仅有 2015 年及以前的数据,因此本文基于 2013 年中国各省份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来探讨其是否影响了低收入群体的就业状况。.......................... 第二节 研究目的与意义 最低工资政策是指劳动者在法定工作时间或依法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内提供了正常劳动的前提下,用人单位依法应支付的最低劳动报酬。最低工资政策的基本目的是保障劳动者个人及其家庭成员的基本生活,促进社会公平稳定,但其自施行开始对最低工资政策便评价不一,有的学者认为市场是调节资源分配的最有效机制,同样日记,工资也应该由劳动力的供给和需求来确定。实践表明,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往往会造成资源浪费,效率低下。传统的经济学理论认为,政府不应该对工资水平进行干预,实行最低工资政策会影响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平衡,导致失业率提高,出口减少和社会无效率等后果。也有学者认为,最低工资政策不会造成劳动力就业水平的降低,例如企业可能通过提高工人的劳动时间、降低工资收入以外的各种福利,并且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导致失业劳动力的机会成本提高,会吸引众多的失业者进入劳动力市场寻找工作,再者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会使得劳动力的就业积极性提高,进一步降低失业,因此最低工资政策的正面效果和负面影响谁大谁小,就成了一个实证问题。且受到最低工资政策影响最为明显的是低收入群体,探讨低收入群体的就业是否受到最低工资政策的影响至关重要。 ....................... 第二章 最低工资政策对就业影响的理论分析 第一节 竞争性市场状况分析 在目前最低工资政策的研究领域中,最基本的理论模型即为完全竞争市场情况下的劳动力供求模型。在完全竞争市场条件下,劳动力市场处于完全竞争状态,并且假定最低工资政策适用于所有的经济部门,并且厂商出于理性,会追求企业的成本最小化和利润最大化,并且每个劳动力是同质的,不存在差异。完全竞争市场下的劳动力模型如图 2.1 所示: 在完全竞争的劳动力市场中,如果不受到最低工资政策的干扰,市场处于出清状态,工资以及劳动力人数由劳动力的需求与供给决定关于音乐的论文,此时均衡工资水平为P*,均衡劳动力人数为 Q*关于音乐的论文,供求实现平衡。如果此时政府对工资水平提出一定的限制,例如颁布最低工资政策,提出一个最低工资标准 Pw,并且该最低工资标准高于均衡时的工资水平 P*,此时由于工资水平的上涨,企业的用工成本上升,企业会降低自己对于劳动力的需求,而劳动力由于工资水平的上升,能够提供更多的劳动力供给,但此时劳动力市场由于供过于求,就业环境变得恶劣,其就业由需求决定,使得此时均衡就业量为 Qw,均衡工资水平为 Pw,相比于之前不受最低工资政策影响时的工资水平与就业水平,就业水平明显下降了,众多的劳动力在最低工资.政策的约束下失业,工资水平上升。 ..........................第二节 买方垄断市场状况分析 在现实的劳动力市场环境中关于音乐的论文,并不存在像完全竞争市场一样的情况,其原因在于劳动力市场并不是完善的,由于雇佣关系的双方存在信息不对称、议价水平不相同、劳动者理性有限等因素,因此现实中的劳动力市场更加接近于买方垄断的劳动力市场,即在劳动力市场中由于劳动力市场的分割,在该劳动者的范围内可能只有一家企业能够提供相应的岗位给劳动者,并且当劳动者的流动性很弱,不太能够去其他地区就业,这一家企业在这种环境下即构成买方垄断,市场成为买方垄断劳动力市场。 这种买方垄断劳动力市场在中国普遍存在,由于有部分受教育程度不高、劳动技能低下以及进城务工的劳动力,很难找到一家完全符合该劳动力条件的企业,例如一位农民,现在打算进入城市找一份工作,但由于其并未拥有许多技术型行业的技能,只能够选择劳动技能简单的职业,在一家居住地附近的餐馆等,并且附近存在招聘需求的餐馆只有一家,那么此时这名劳动力则无法进行选择,只能够被迫地接受这一份工作,并且工资水平由该餐馆决定。买方垄断劳动力市场如图 2.2 表示: .......................... 第三章 中国最低工资政策实施现状及就业状况............................17 第一节 中国最低工资政策实施现状...................................17 第二节 中国就业状况分析................................19 第四章 中国劳动力就业概率估计及影响因素分析........................ 23 第一节 数据的选取......................................23 一、CGSS 原始数据...........................................23 二、数据筛选标准及原因.....................................23 第五章 中国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对低收入群体就业概率影响的实证分析............................36 第一节 数据的选取及分组设定................................36 第二节 中国低收入群体就业概率趋势............................36 第五章 中国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对低收入群体就业概率影响的实证分析 第一节 数据的选取及分组设定 在对中国劳动力就业概率测度时,针对 2013 年前后一年的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进行了数据的筛选,保留了 2013 年最低工资标准发生调整的 22 个省份数据,合计 6491 个劳动力个体的数据,并对其进行了 Logit 模型的估计以及其边际效应的测度,最终结合居民类型、性别、年龄、受教育程度、身体状况以及家庭人口数量测度了每个劳动力个体的就业概率。 现对将要使用双重差分法进行政策分析。先对数据进一步处理。首先,出于双重差分法对于数据的分组要求,对数据进行实验组和对照组的分类,从中国综合社会调查数据中选取 6491 个个体 2012 年全年以及 2014 年全年的职业收入,并计算其月均职业收入。其次,所选取的 22 个省份的 2013 年最低工资标准,将月均收入水平低于所在城市最低工资标准的个体组合定义为实验组,认为其受到了最低工资政策的影响。将月均收入水平高于所在城市最低工资标准的个体组合定义为对照组。对于数据结构的分析在表 4.2 中已经进行了列示。再选取云贵川三省作为西部地区组,选取晋豫皖作为中部地区组,选取江浙沪作为东部地区组,在进行22 个省份的最低工资政策对就业的影响分析后再进行地区的组别的研究,通过对比观察最低工资政策在不同地区是否有差异。 ............................. 第六章 结论及政策建议 第一节 研究结论 一、中国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不减少低收入群体就业 结合中国综合社会调查(2012)以及中国综合社会调查(2014)的数据,利用相应的计量模型对中国22个省份关于 2013年最低工资标准提高是否影响这部分地区低收入群体的就业进行分析,结果发现,随着 2013 年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使得中国低收入群体的就业不但没有按照大多数对于最低工资政策持负面态度的学者所认为的那样导致就业降低,反而随着最低工资标准提高的进行,针对全国而言,低收入群体的就业概率反而有所提高,这部分劳动力的就业情况有所改善,而其他的影响因素例如城乡差异、性别歧视、受教育程度、身体状况、家庭人口众多等负面因素导致了劳动力个体的就业概率下降。 国外对于最低工资政策的众多研究结果可能对于中国目前低收入劳动力市场的解释有所不足,在评价时本文应当更加客观,同样也说明中国最低工资政策在提高低收入群体工资改善其生活状况的同时,并不会使得这部分劳动力失去自己的工作,甚至能够使得部分原先并没有工作的劳动力在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后增加自己的劳动力供给,使得就业提高,虽然之后本文对中、东、西部地区进行分析时发现了最低工资政策对于就业的影响在地区间有所不同,在中、西部地区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使得就业概率增加,东部地区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不影响就业,也整体上说明了该标准的提高至少不会使得低收入群体的就业环境变差。 二、中国最低工资标准偏低 中国最低工资政策自 2004 年实施以来最低工资标准进行了多次调整,但每次调整的幅度小,最低工资标准越来越偏离居民的平均工资水平,尚未达到国际上大致认同的比率标准,现阶段中国各省份的最低工资标准仅仅能够满足低收入家庭的生存需要,低收入群体的生存状态比较恶劣,并不符合当初最低工资政策为了减少贫困、降低贫富差距、保障低收入群体利益的目的,而中国低收入群体的劳动力市场更加偏向于买方垄断市场,收入水平较低的劳动力大多具有受教育程度低、年龄较大、身体和家庭的压力较大等特征,其在劳动力市场中可供其选择的与之相匹配的企业较少,因此低收入群体缺乏议价能力,此时由于最低工资标准较低,当最低工资标准提升后,会对低收入群体的就业产生促进作用,并且提升了这部分人群的工资水平,说明中国最低工资标准并未达到最佳的水平,暂时不会使就业降低,实证的结果也证明了目前中国最低工资政策正在促进低收入群体的就业。 参考文献(略)
    关于音乐的论文 学位论文 中国知网论文查重
  • <small id='vq5zeecx'></small><noframes id='a82qhmyp'>

      <tbody id='pcre64sd'></tbody>
      <tbody id='8kxipmts'></tbody>
  • <small id='fplxwaxt'></small><noframes id='sxcx27jr'>